《周易》是世界性文化遗产,是中国最宝贵的传统文化。这门学问,越来越被我国广大学者乃至世界学术界所广泛关注。本站愿借此平台与社会各界朋友及同好建立联系,交流切磋,为易学文化的研究、发展、传承尽绵薄之力。本站属鲜知知先生的个人网站,感谢社会各界朋友对本站及鲜先生的支持(鲜知知先生微信公众号:xgz910,欢迎订阅)。

 

     文章正文 ...
 
鲜家坪往事(组诗)
发布时间:2008/7/22 15:51:39  访问量:5501
 

唐寡妇不想守寡又怎样

开云爸中年丧妻
开云爸翻过山梁去放牛
有人开始说
山梁那边唐寡妇的坏话了

大队长大义灭亲
带着民兵连长去唐寡妇家
逮了自家哥哥的双

开云爸在大队学校的操场坝儿挨斗后
便瞅最黑的夜晚
才走山梁那边又陡又窄的路
后来开云爸的瘸腿断手
据说与这有关

后来
唐寡妇想来照料开云爸
想把那条路铲宽些
可已经长大的儿子
几锄便把它
给挖断了


鲜家坪这锅饭

以前的鲜家坪
靠最有威信的明基爷当家

光勤哥当社长是乡上委任的
光勤哥很上过几年学堂

光勤哥一上台
第一件事是拉电线说安了电灯
不怕把这黑黢黢的屋照不亮
没有人拥护他
光勤哥一个人拿不起这坨钱

光勤哥一上台
第二件事是和常家湾庞家沟联手
把公路修到山旮旯来
没有人拥护他
鲜家坪人肩挑背磨惯了

光勤哥的社长当不下去了
光勤哥背起铺盖卷儿
远走他乡

光勤哥走后
明基爷边往鞋底磕烟锅子
边说毛娃娃咋不想想
鲜家坪这锅饭
是好搅的么


山那边有个不知名的女子

我家的地没在山那边
我家的草坡没在山那边
我没有机会常去山那边

她家的地没在山这边
她家的草坡没在山这边
她没有经常来山这边

只是村里放电影唱大戏
我才能看见她
和一群女子山雀子一样
叽叽喳喳你推我搡

每次村里放电影唱大戏
我都能越过无数人的头看
看她和一群女子山雀子一样
叽叽喳喳你推我搡

后来我只好天天盼自家的牛
跑到山那边去
跑到山那边去,最好
进了她家的地
吃了她家坡上的草


邻里之间有堵墙

大嫂的鸡
把蛋下在二嫂家鸡窝里了
二嫂的猪
把屎屙在大嫂的阶沿上了
两家在公用院坝中间
用石块砌了堵墙

那以后
大嫂那边打麦子
总是溅到墙这边来
二嫂这边树上的核桃
总是掉到墙那边去
于是那墙越垒越高

后来,大嫂不懂事的独生子
爬那堵墙
墙垮下来
把大嫂的心活埋在乱石堆里了

二嫂因此幸灾乐祸了很久
可自己家的小调皮蛋
总让她梦见那堵墙还没垮
总让她在醒来时
心惊肉跳

(原载《名城文学》2000年秋卷;同期刊有本组诗评论文章《切勿让生活擦肩而过》附后)


切勿让生活擦肩而过
——读鲜知知《鲜家坪往事》组诗

李文明/文

    生活永远是诗歌的情人。
    生活不会拒绝诗人。
    生活喜欢同诗人玩笑,考验诗人对待生活的真诚和人生智慧。
在我喋喋不休地谈论诗生活的时候,知知的组诗《鲜家坪往事》走进我的案头,圆满了我的一次企盼。
    《鲜家坪往事》组诗四首,是知知离开家乡稍远了点在城里有个窝的时候,乡情乡恋的近作。其诗歌生活内涵充盈,诗也写得恬淡,休想在他的诗中去读出惊涛拍岸的磅礴之气,当然也难觅得诗中云霓暖风样的柔抚逸韵,他的诗处处弥漫的是人间烟火味。所以我感到青年诗人在创作这组诗的时候,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生活投入、感情投入和思想艺术的投入,而是啄破“自我”生活之茧,践约一次诗歌的自觉。他在诗中充满了故土情绪。他所怀念的家乡“唐寡妇”、“开云爸”、“光勤哥”、“大嫂”、“二嫂”的隔院墙、“麦粒”、“核桃”和“山那边不知名的女子”和“牛”......陈芝麻烂谷子,什么都有的往事,并非件件都是美好的事物,可这家伙挺鬼,他没有掉进生活预谋的泥沼里,对过去生活“零存整取”,而是极严格地选材用料,进行诗歌营造。
    知知在《邻里之间有堵墙》里,“大嫂的鸡/把蛋下在二嫂家鸡窝里了/二嫂的猪/把屎屙在大嫂的阶沿上了/两家在公用院坝中间/用石块砌了堵墙”,用一种极平和旷达的心,不惊不诧,娓娓诉说,诗的语言,简直是直接从生活中取来即用。你看,“那以后/大嫂那边打麦子/总是溅到墙这边来/二嫂这边树上的核桃/总是掉到墙那边去/于是那墙越垒越高”。诗人真够耐性、老到地控制情绪。客观是从“砌了堵墙”到“墙越垒越高”的动态,而诗人之主观生活却是以静制动,让生活承载情感,不露痕迹地渗透开来。当然,倘一味制动,则就离开了生活的本意,生活不是刻板的,是律动的。请继续读下边的诗行:“后来,大嫂不懂事的独生子/爬那堵墙/墙垮下来/把大嫂的心活埋在乱石堆里了//二嫂因此幸灾乐祸了很久/可自己家的小调皮蛋/总让她梦见那堵墙还没垮/总让她在醒来时/心惊肉跳”。
    静得出奇的时候,动得就惊心动魄,如雷霆撼动天地了!世界上实在没有什么大学问比生活本身更深刻,更叫劲!
    “诗贵似浅非浅,不得似深非深”,这是古训。其意指诗的用意故应精深,其措辞又宜浅显。知知《唐寡妇不想守寡又怎样》这首诗,营造出了一种似浅非浅的境界。诗写的是中年丧妻的农民,心向往山梁那边的寡妇,大队长捉奸,最终让其以瘸腿断手为故事结局,这在山乡是极平凡的话题。知知是这样敷陈其中二节的:“大队长大义灭亲/带着民兵连长去唐寡妇家/逮了自家哥哥的双//开云爸在大队学校的操场坝儿挨斗后/便瞅最黑的夜晚/才走山梁那边又陡又窄的路/后来开云爸的瘸腿断手/据说与这有关”,直白、浅显的诗歌语言,不艰涩,不朦胧,能见度很高!妙!这都是为思路“上路”,为诗歌思想铺垫。看精彩的末节:“后来/唐寡妇想来照料开云爸/想把那条路铲宽些/可已经长大的儿子/几锄便把它/给挖断了”,诗人在这里以一种发现写了人性中多么深沉的痛苦和痛苦不被人理解的泣血愁怨啊!巴心巴肝的痛楚寄托了深邃而久远的感慨,达到形近而旨远的艺术效果。
    知知组诗的另二首《鲜家坪这锅饭》、《山那边有个不知名的女子》,他更是“变本加厉”地平静和直白,以一颗平常的心善待生活,他自然朴素地叙说着,毫不夸饰,靠生活本身的魅力,靠一种纯粹的“诗外工夫”,当然难度更高。是否达到了诗人预定目标,是否还可以对合盘托出的诗歌再严加整枝?是否会受到诗爱者同样的或加倍的青睐?这都只能听便读者了。我也在揣度。
    不过,在做结的时候,我以为欣赏知知的诗,劝君走进他心灵的村庄,顶好是在那里多转悠一圈儿,储备一份平常人的心理和平静的心态,然后走进诗歌,走进阅读。因为我始终坚信:生活是个巨人!
    知知的诗歌已形成一种生活态度。

 
 

川公网安备 51138102000003号

    版权所有 © 2008-2012 四川易学文化网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12029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