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是世界性文化遗产,是中国最宝贵的传统文化。这门学问,越来越被我国广大学者乃至世界学术界所广泛关注。本站愿借此平台与社会各界朋友及同好建立联系,交流切磋,为易学文化的研究、发展、传承尽绵薄之力。本站属鲜知知先生的个人网站,感谢社会各界朋友对本站及鲜先生的支持(鲜知知先生微信公众号:xgz910,欢迎订阅)。

 

     文章正文 ...
 
长娃
发布时间:2008/7/22 15:54:08  访问量:5048
 

    长娃很出名。长娃是讨口讨出名的。土地下户也就是公元一九七九年前,讨口叫化,不是什么新鲜事,那时一到正、二、三月间,青黄不接的人户有的是。可长娃恰恰成名于六、七十年代。不是因为其讨口方式的特别,而是因为他将讨口职业化了。方圆几十里,谁家的碗长娃没端过?
    据说,长娃的祖上富裕,有田地几十亩,瓦房数间,到他父亲一辈,家境开始衰退,直至其父两腿一蹬乌乎哀哉时,田地牛羊猪鸡梨锄耙床柜桌椅以及衣物首饰等均已变卖,长娃只继承了空空数间瓦房和其父败家的特长。起初是拆房上可有可无的檩条变卖,久而久之,长娃看房上的每根木料每匹瓦都可有可无。如此至其父死后的第五年腊月,长娃正式搬到常家湾的石岩下定居,随其迁居的还有烂棉絮一床、稻草一捆和烂夹背一个。
    从此,长娃开始了他的讨口生涯。
    从此,长娃满脸污垢,长年着一件油黑的空心袄,挨家挨户造访,身后总有一群顽童和狗追着欺负他,所以他总是把打狗棒拖得长长的。
    “学大寨”那阵子,大队长总想让长娃改头换面,与社员们一起出工。有一次,长娃正在某大队某生产队某家院坝边喝一碗照得见人影的“光米汤”(稀米粥),大队长和民兵连长突然站在了他面前,大队长喝道:“常应能!”常应能是长娃的学名。长娃被大队长在最威风的年代造就的最威严的嗓门吓了一跳,但他马上嘿嘿一笑,又埋头喝尽碗里最后几口。那天,长娃被麻绳捆回去,一担粪桶摆在了他的面前,他死活不从,说:“肚子饿,挑不起,挑不起!”大队长说:“关你禁闭!”长娃说:“关我?我出来好到你屋头填几顿饿痨坑,嘿嘿嘿!”大队长也感到长娃不好惹,弄不好他就跑到你家不走,缠你三、四天……如是数次,谁也奈何他不得。
     长娃吃百家饭,吃出了大肚皮,这一点可以长娃高大的躯壳为证。长娃每到一家,总要经受主家的百般刁难后,方肯赏他粗食一碗。比如让他翻跟头,让他坐却把板凳猛然抽掉让他跌个四仰八叉,让他唱歌等。长娃不唱《东方红》也不唱“朝阳沟”,他张嘴只唱:

    “天当铺盖地当床
    石岩比你瓦房强
    虽然没有叫鸣鸡
    岩上有只拐拐阳
    莫看我长娃穿得烂
    我每顿吃的是光米汤”

    “拐拐阳”即戴胜鸟,开春后每天天亮前鸣叫,以催人早起。长娃一唱完,围观的小孩便叫“再唱一回!再唱一回!”长娃就会着急。长娃一急,话便结巴,脖子上和额头上青筋便露出来。他越结巴,娃娃、大人们便越哄笑。
    庄稼下户以后,长娃就背个烂夹背,夹背里有几个口袋,要粮要肉,将肉和各种粮食归类到各自的口袋里。农民生活好了,不在乎几两肉几斤粮食,长娃讨口也就好讨的多了。长娃将要来的粮食和肉,背到场镇上卖掉。有了钱,长娃便经常进馆子,又喝酒又吃肉。长娃很讲信用,所以没钱时,随便走进哪家饭馆,也能赊一顿。长娃在以前的基础上有所进步的,一是“乞龄”长了经验丰富,二是学会“赶趟趟”了。“赶趟趟”就是赶红白喜事。哪家死了人,哪家办婚事,长娃总会闻风而至,时间把握得恰如其分,来早了,必然被人们纠缠取笑,来晚了又怕赶脱,刚开席,长娃便到。长娃吃完便抽身,这也是为了避免人们的纠缠。若主家不理他,他便掏出事先准备的一小串鞭炮“乒乒乓乓”一阵放,已入席的和还未入席的客人都会把注意力转过来,主人碍于面子,不得不从灶房拿一海碗排几样菜端给他。他在院坝边儿蹲下飞快的吃。这时围观者无论是笑他骂他,还是用棍子打他往他身上吐口水,他都能沉着地先解决肚皮问题。三下两下吃完,说几句诸如“人丁兴旺”、“恭喜发财”、“早生贵子”之类吉利话,道谢而去。长娃记性特别好,方圆几十里,哪家哪户老辈子寿辰日子,他都能如数家珍地给你讲出来。
    前几年,一个叫水观的场镇上突然来了一个痴呆女人,有人丢土疙瘩、烟头、水果之类逗她,长娃却给这女人买面条吃。吃了两碗面条,这女人就跟着长娃回来了。从此,长娃讨口,女人便紧随其后,一时给人们增加了不少新鲜感。几个月后,这女人居然生下一子。其子取名常勤奋。这名字是乡长亲自取的,痴呆女人生孩子是乡上派人送到乡卫生院生的。考虑其“夫妇”没有抚养能力,孩子由乡上出面交给长娃已出嫁的堂妹抚养,乡上按期拨给抚养费。这一年长娃五十五岁。长娃捡来的老婆,坐月子后不久就死了。
    人们认为这娃儿不大可能是长娃的,长娃急了,脸通红,青筋老高,说:“他长……长大了敢不把……把我喊……喊……喊爸爸?”人们又说这娃儿就像捡来的,长大了一定当大官,当了大官还看得起你叫花子爸爸吗?还会认你长娃吗?长娃便哑口无言。
    后来,听说长娃向村里要了责任地,早出晚归,认真种起庄稼来。还听说他往他堂妹家跑得勤密得很……不知是真是假,因为在长娃的儿子出生不久,人们几乎就没看见过他了。

 (原载〈川北经济报〉1993年9月30日、〈阆中市报〉1994年5月5日)

 
 

川公网安备 51138102000003号

    版权所有 © 2008-2012 四川易学文化网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120292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