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是世界性文化遗产,是中国最宝贵的传统文化,是经劳动人民数千年通过实践而得以不断发展、完善的自然人文科学。这门学问,越来越被我国广大学者乃至世界学术界所广泛关注。本站愿借此平台与社会各界朋友及同好建立联系,交流切磋,为易学文化的研究、发展、传承尽绵薄之力。本站以展示风水、命理等传统文化及鲜知知先生易学研究成果、相关文章为主,感谢社会各界朋友对本站及鲜先生的支持。  

 

     文章正文 ...
 
活宝大清的从业历程
发布时间:2008-7-22 15:57:30  访问量:5034
 

     大清初二时便弃学回家“搞文学”,这与语文老师在班上曾两次把他的的作文当范文读有关。
    大清从不顾忌别人对他的看法,他总是冷不防把他的同路人置于尴尬的境地。我是个不喜张扬的人,因此常常对他有些冷淡。他不管这些,照样十分勤密地来找我。家住山背后的他,三天两头翻过山来,一上山梁,便用他那饿母狗似的声音喊我,令我十分生气,又不好发作,以致后来我干脆不应,哪怕他叫破嗓子,他见到我不但不怄气,反而露出一口十几年未刷过的黄牙嘿嘿直笑。
    大清每次见到我,都会掏出厚厚一叠稿子念给我听。他的每篇“小说”,大都是开篇不到一百字,便会出现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内容:“丰满的小芳紧紧拥抱住了我,她那红红的嘴唇……”,什么什么的,让我浑身不自在。
    大清投稿无数,退稿无数,一个字也未变成铅字。大清就开始改写剧本。先是电影剧本,后是戏曲本子,炮制了一摞又一摞,多为长篇,内容还是“丰满的小芳紧紧拥抱住了我”,还是念得满嘴唾沫乱飞,我听得如坐针毡。
    我开始给他泼冷水。我说:大清,先写一些短的,把短的写好了再写长的。他似乎若有所悟。但下一次带来的稿子,又是厚厚的一摞。
    这样折腾了几年。
    有一天,大清对我说:“我改唱歌了。”他说县上音乐权威某某某说他是男中音。他说着就唱起来。虽然他那声音粗大的让我害怕,但是听上去,还真有那么一点感觉。从此,他的生活中开始掀起了唱歌运动。从此,“啊——”,他练声吵得一湾人睡不着觉。从此,我更怕他翻过山来找我。
    大清开始张罗成立歌舞演唱团。开始是鼓动乡团委书记组织搞节目演出,随着接触范围的扩大,他终于与一帮臭味相投的男女组成了个什么“中国巨星演唱团”,开始走乡窜户,十分热闹。
    我搬进县城后,与他接触少了。只知道演唱团不久散了伙,他又“考入”了县川剧团,改唱川剧了。偶尔与之相遇,便会被他拉住,要给你“来一段”,引得周围人侧目,我也哭笑不得。
    再一次见到大清,大约是在92年。他的衣服上,星星点点沾满油漆。他说他结婚了,老婆是原来演唱团的演员;他已经弃文从商,现在是“油漆专家”。他眉飞色舞地介绍哪儿哪儿的油漆是他亲自刷的,特别提到还刷了某某区委书记家的桌椅板凳……
    今年春节前,我突然接到大清打来的电话,说请我们几个朋友出去喝茶。他容光焕发,却还是那丛乱草头,名牌西装大敞,里面那件粗糙毛线衣扎于裤腰中,皮带上别扭地挂着一部手机,脚上皮鞋沾满泥土。在茶馆里,他时不时掏出手机大模大样、旁若无人地大声讲话,引得许多茶客转过头看。然后他请我们去他家耍。他的家已今非昔比:“小别墅”很炫耀地耸在那里。“小别墅”旁畏畏缩缩蹲着两间破草房,那是他以前的家,他说没有拆掉,是为了“留做纪念”。
    大清说他现在在广东当老板,“专搞电梯”,他一年可以“搞几万元钱”,明年回来,还要在城里买一套房,“好天天和你们喝茶”。他带我们参观“小别墅”来到楼顶时,便又掏出手机给他在外地的岳母打电话:“喂——!是妈吗?我大清啦,哈哈哈!我现在在我家房顶上打电话,我家房顶上有信号,在二楼没有信号,连乡政府那儿都莫得信号……哈哈哈哈!……”罗里罗嗦,足足讲了几分钟废话!他岳母问他有啥事,他说:“没事,打起耍”!
    一个到广东他那儿去过的朋友附在我耳朵上说:“他是在广东修电梯,揽活儿时,人家用大袖子甩他,但他脸厚,油盐不进,天天去缠,在人家办公室讲废话,天南地北海吹,弄得人家不耐烦,或许给一笔业务把他打发走算了!他就是这样挣到钱的……”
    听到这里,我报以一阵干笑。

(原载2001年3月12日《文化旅游》报、2001年5月19日《四川农村日报》)

 
 

川公网安备 51138102000003号

    版权所有 © 2008-2012 四川易学文化网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12029234号